北京政府強推「國安法」、美國取消香港國家自治地位,香港金融中心即將殞落?

圖片來源:Unsplash

(壹)香港國安法正式打破北京政府所承諾的一國兩制,其具體內容為何?

                溯及香港國安法的立法歷史,需要了解的是中國於2002年要求香港所立定的基本法第23條,為一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的法律條文。其用意是以法律禁止任何有損該國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及國家安全的行為。但卻於2003年引發50萬香港人民參與七一大遊行反對立法,最終港府只能停止立法,至今都未曾再提案。

  中國政府官員針對香港國安法簡介,表示由於一國兩制自2003年飽受威脅,基本法有被妖魔化、可能遭受長期立法擱置的風險,且反送中事件更加劇了當局立法的必要性,香港國安法將懲戒矛頭指向「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外部勢力干預」等行為。當時基本法23條強調應該由香港自行立法,可如今的香港國安法卻是直接繞過香港中央法院,為中國人大直接為香港所制定的法律,示威者更是擔憂長久以來香港維持的一國兩制被破壞,此法也引起國際關注。

(貳)香港國安法對於整體社會經濟會造成什麼影響?

                香港國安法的通過,香港人民的言論自由、司法自由都會受到影響,此立法並沒有明確地告訴大眾什麼事是被政府認為會危害國家安全,有鑒於先前反送中和香港民主派被中共迫害的慘痛案例,香港人民很難不去堪憂是否未來有可能因為批評政府當局或領導的言論而被違反國安法起訴,而罪名為:做出可能顛覆國家政權之行為,總結地說,香港國安法等於剝奪香港人民多年來享有的基本權利如:言論表意自由、人民團體結社自由、甚至信仰宗教自由等等,這對香港人民無疑是歷經逃犯條例後的第二次爆擊。

而就經濟層面來說,美國總統川普於5月29日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美國將取消長期對香港的關稅和簽證優惠政策,採取對中國大陸強硬的關稅壁壘和出口管制,學界對於美國此舉是否短期危及香港經濟普遍持相同意見,認為這對香港經濟短期影響不大:

週四 (28 日)「港版國安法」通過之際,摩根大通發表報告認為,若美國撤銷香港特殊地位,預估對香港經濟直接的影響不大,就算美國作出反制,相信只會針對個人或個別實體。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分析,香港失去特殊地位,未必令外資大企業即時撤出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短期震盪有限,但長遠或削弱香港對外資的吸引力及競爭力。

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兼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稱,目前未見觸發明顯走資,若美國撤銷香港在投資及貨幣等獨立地位,對香港造成重大打擊,但料機會較微,因為會對大量在港的美國金融機構造成影響。

(參) 普匯觀點

                普匯認為「香港國安法」的通過對香港經濟之直接衝擊有限。首先,香港去年對美出口額為392.2億美元,僅佔其整體對外出口總額的7.6%,且其中有超過9成是屬於轉口出口,而此些轉出口商品原本即未適用香港獨立關稅優惠,故儘管未來香港在貿易上被視為與中國同等對待,對於香港貨品出口的直接影響可能不大。此外,現階段在美營運的中資銀行僅有6家,且經測算此些銀行在美資產佔總資產比平均僅為0.7%,其中對美暴險規模最大的中國銀行其佔比亦僅為1.73%,若進一步考量資產變現和轉換空間,儘管美國未來宣布對凍結中資銀行在美資產,對中資銀行的直接影響或相對有限。

然而,隨著香港原先之高科技、敏感技術產品進口限制豁免被取消,未來含有美國科技的德國、日本產品將無法輸入香港,此除了將打擊長期仰賴香港轉口之中國高科技產業供應鏈外,還將對在香港設有生產基地的科技公司,如ASM太平洋等產生直接影響。此外,鑒於不排除美國總統Trump在未來繼續發布其他限制措施,此將一定程度打擊對港投資者之市場信心,故潛在衝擊資本外流風險可能明顯較高,值得持續關注。